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亩三分懿懿地

佳句悠悠,故事长长,独对芸窗,品味书香,读我所爱,写我所想,笔墨纸砚,在心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忆过年——金天琍  

2017-02-04 12:41:01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忆过年

金天琍

         过去的七天,是“过年”的七天。
        微信上读到了懿懿的《又说过年》,然后我进入了懿懿网易博客的一亩三分地,又读了童年系列的《过年》,回忆起来,懿懿的《过年》、《又说过年》我是读过的,有印象。这二篇文章算是“早期”作品。那几个年头,懿懿属于“高产作家”,勤时每天一篇,懒时二、三天一篇。文字生动朴实,活泼有趣,生生不息的生活细节描绘的就如同昨日场景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我是属于“健忘”力很强的人,小时候的年节已经淡忘。年节快乐亦或是困恼都似乎不复存储于金金脑海的芯片中了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,懿懿的《又说过年》、《过年》,使我将弃之不用的存储芯片,重新进行数据恢复,插入记忆的卡槽中……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:是水笋红烧肉、是做蛋饺。水笋红烧肉满满的一钵头,一直“省省”地吃,直到元宵节。蛋饺是每天的“汤料”,调鲜,往往也是“省吃俭用”,持续一周或是更长。
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浸糯米、晾干,是跟着母亲到附近有石臼的农家舂米、筛粉,然后背回家,放在扁萝里每天用拿筷子划来划去,晒太阳,直至干爽,直至收拢包汤圆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年三十的晚上,跟着母亲做大汤圆、小圆子。我们家做圆子一定是用粥搅合米粉。我们家的小圆子,是先搓成长条,然后再一段一段切断,小圆子其实是一段小圆柱形(实心)。这是江阴人的做法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年初一的早上,我们在被窝里等着母亲的叫唤:吃小圆子了!我们坐在被窝里,等着母亲“伺候”我们漱漱口(不刷牙了),洗脸,端上一碗酒酿小圆子,热腾腾滴滴!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年三十的晚上,翻看枕头底下的压岁钱。兄妹三人,大小不欺:2元。一般都是崭新的20张角钱!我们家的压岁钱是一笔“高”额财富。从我读小学时就是这样,年年如此,年年不长。压岁钱的最终用度我已经记不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……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呵呵,似乎回到了我遥远的幼儿时代!
我大舅用一辆独轮车,将我推到外婆家(父亲江阴金童桥乡,母亲江阴石牌乡,我家还没有搬来上海川沙,六岁之前)。母亲帮着外婆料理年事。母亲将芝麻炒熟,用木杵挤压碾碎,芝麻油密密渗出,然后母亲将油“滗出”小心翼翼地灌入瓶中。我闻到了芝麻香,垂涎围在母亲前……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爬上凳子,趴在大舅的餐桌边,看我舅舅喝老酒,大舅用筷子蘸了酒,朝我嘴巴里一塞,辣你!随后给我一颗花生米,呵逐我下台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的过年,是和我表哥一起,穿着有袋袋饭兜,袋袋里装满了水果硬糖,或者花生果,坐在阳光下陪着外婆晒太阳!
        金金记忆中遥远的幼年,是与我姐姐争抢一件“红底碎花儿”的新夹袄。新年给姐姐做的花袄。我也要!其结果当然给我了也没有用,因为太大了,因为本身就是给我姐姐做的,因为我与姐姐相差近四岁!呵呵呵!羞不羞啊?金金!
        中国人过年悠久历史,归根结底就是家人、亲人团聚,辛苦一年,吃喝玩乐,尽可能的穿新衣。
        金金更欣赏的是西方英语国家将中国的农历新年翻译成:“Spring Festival”而不是Chinese New Year 。春天的节日!多好啊!过年就在“立春”附近,距离春天最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