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亩三分懿懿地

佳句悠悠,故事长长,独对芸窗,品味书香,读我所爱,写我所想,笔墨纸砚,在心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十八、张家姆妈  

2013-04-17 13:48:04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 
张 家 姆 妈

 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五十年前,我居住在一座白墙灰瓦、砖木结构、上下两层的院落里,院落前街后河,河水潺潺,街巷窄窄,庭院深深,尽显江南水乡之诗情画意。

这座院落原是一位地主的宅邸,土改时,地主在农村的土地被没收,这座与农田仅一街之隔的院落也被政府没收,陆陆续续有房客搬进来,人口越来越多。到我懂事的时候,院子里熙熙攘攘住着十二户人家,地主家年过半百的老两口被安置住在西厢房,他家房前有一个栽着一大缸荷花的露天小花园,卧房后有一间仅留一人通道的小书房,有段时间我常去那里借书。被没收房产的地主,与其余租户一样,按月去房管所交纳房租。

呈“凹”字形的院落,稳坐在东西方向的小街北侧,迈进院落东南头那扇满是铁钉的铁门下的门槛,是窄窄的、暗暗的过道,过道先笔直伸向北面,然后九十度拐往西,再九十度拐往南,顺着狭窄的过道一直往前走,能在院落里兜大半圈,经过楼下所有人家。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院落的西北过道口,装有一扇小木门,跨出小门,外面是一个空空落落的院子,走到院子里往南走十多米,又能踏上小街。小的时候,邻家精力充沛的男孩,成天在院落里折腾个不休,不是从东南门嬉笑怒骂地拐着弯儿闹腾到西院门,就是从西院门咋咋呼呼跑过小街追打进东南门,一天之内不知道要围着院落绕上多少圈,孩子吵闹声,大人喝叱打骂声,响彻小小院落,热闹极了!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张家姆妈,住在东南门第二进,与我家仅隔两户人家,站在自家门口,不必放开喉咙即能与她搭上话。张家姆妈不姓张,因为她的丈夫姓张,大家便称呼她张家姆妈。张家姆妈是公务所的工人,身材高大,体魄壮实,力气很大,而她那位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小学当算术老师的丈夫,身体状况就不怎么好,家里大小事情皆有张家姆妈操心,包括体力活。张老师曾经教过我五年级的算术,他授课时常常咳嗽不止,听说他得过肺结核,后来患了肺癌,六十多岁就辞世了。

早读书一年,落得个未满十六就远离家门,去到遥远的南疆。幸喜这世上好人居多,且庆幸自己运气好,到处受好人庇佑,得以大难不死。十年后返城,带着尚在怀抱的女儿回到久违的父母家。进得家门,屁股未坐热,热情豪爽的张家姆妈就来串门,脚未踏进门槛,大嗓门传了进来:“喔唷,当年的小女孩懿懿都当上妈妈了,我们是该老喽!”话音刚落,身躯高大、体态略胖的张家姆妈携着一股风,一堵墙似地站在我面前,还是那样的满口乡音,那样的诙谐风趣,那样的关怀备至、嘘寒问暖,弄得刚刚回归的我,鼻子阵阵发酸,心头悄悄滴泪,倍感乡情温馨。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张家姆妈的嗓门很大,说话气很足,她性格开朗,为人正直,言语直爽,对人热忱,乐于助人,退休后常年担任街道里的居民组长,街坊邻居的大人小孩都敬重她。

看着我从小长大的张家姆妈,又开始关注起我女儿的成长。张家姆妈心地善良,相由心生,面容慈祥,幼小心灵最能自觉感受真善美。女儿蹒跚学步时,会独自一人扶着墙摇摇晃晃走进张家姆妈的院子,张家姆妈一边手脚不停地料理家务,一边扯着嗓门跟女儿唠客,女儿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追随着张家姆妈的身影,安安静静地倾听张家姆妈一句长一句短地说不停,一老一小的脸蛋上,都绽放出灿烂笑容。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邻居家的大人小孩,都爱到张家姆妈家串门,喜欢站在她家的院子里,或者坐在客堂间,东家长、西家短谈家常,嘻嘻哈哈、欢快热闹。冬天到了,女儿更成了张家姆妈家里的常客,她在院子里晒太阳,在客堂里看书,我的母亲、女儿的外婆,则放放心心地在自家料理家务,得空就往张家姆妈家去寻外孙女儿。

张家姆妈在居民中的威信很高,街坊邻居很听她的话。哪里发生了邻里矛盾,哪里有人家在吵架,大家都会去向张家姆妈汇报,她得知消息便会放下手里的家务,急急忙忙赶去“救火”。有时候,她偶尔会“搭搭架子”,后来我才明白,但凡她不是十万火急赶去劝“相骂(上海话“吵架”的意思)”的那一对冤家,必定是双方都蛮不讲理的,张家姆妈磨磨蹭蹭的目的,是为了让她们先互相“收拾”一会,等到她们吵得气喘吁吁、精疲力竭,发现对方不是省油的灯想找台阶下的时候,她再扯着大嗓门出场,此时的劝架效果最佳。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傍晚,院子里家家户户都端着饭碗在各自的厨房里吃晚饭,张家姆妈经常会甩着手慢吞吞在院子里兜一圈,逐家走访,履行她居民组长的职责。她一路走,一路问:“你家吃什么菜啊?”有的人家她走过问过,有的人家她要走进去看个究竟,并且开个玩笑,一个圈子转下来,该布置的事情布置好了,该发的通知发完了,笑咪咪晃动着高大的身躯返家。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张家姆妈有四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大儿子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;二女儿去了东北;三儿子因患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,在一家镇办企业工作,后来买断工龄失业在家,过着紧巴巴的日子;老四、老五的日子过得不错,有房有车。张家姆妈与三儿子一起生活,老四、老五经常回家看看。张家姆妈大度、和蔼,对子女不宠不溺、不偏不倚,一家人和睦相处,我从来没看见她与儿孙们红过脸、吵过架。

后来,我搬迁进新居,心里还记挂着老邻居,特别惦记张家姆妈,会抽空回去看望她们。每次看到张家姆妈,总觉得她没有大变样,还是那么健谈,还是那么健硕,她每次看到我都很高兴,掰着手指对我述说邻居的陈年往事,说了一家又说一家,又不无遗憾地叹息老邻居搬得所剩无几,如今知根知底的隔壁邻舍几乎找不到了!

【原创】张家姆妈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直到有一次,我去看张家姆妈,在客堂里惊见她的灵位,不敢相信这位慈祥的老人会骤然离去。张家姆妈死得很突然,她在河边洗痰盂时不小心落水,虽被救起,却因吸入性肺炎而不治身亡。在她灵位前久久垂首,一个疑问又涌上心头:天堂、阴间,为什么都要与人间抢夺好人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点我你会看到更多》》》lm编辑-懿懿日志-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7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