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亩三分懿懿地

佳句悠悠,故事长长,独对芸窗,品味书香,读我所爱,写我所想,笔墨纸砚,在心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说师  

2012-09-10 23:36:47|  分类: 情感百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说  师

若说年轻人占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,必有许多人会发表异议,可事实就是如此。今天是教师节,年轻人尽可对尊敬的恩师表示祝贺与敬意,老师们今日里也必是鲜花满屋、贺卡成堆,满脸春风尽显在弟子们的恭贺下;更有出挑的弟子设宴款待,杯斛交错、风光无限。

即将步入花甲的我,今日里却仰望蓝天心情默然,我所敬重、承蒙赐教的学业恩师,两位杳无音信,其余皆已离世,诚挚敬意与节日祝贺无处寄托,只能对天燃香遥表心意。

幼年的我,似乎懂事较晚,幼稚园里的老师只记住了一位,侥幸印入记忆的这位老师,也因为她是我闺中好友影的忘年之交,如果不是这个缘故,恐怕这唯一的一个也记不住。

小学六年的四位班主任,她们留在我脑海里的深刻印象,若非老年痴呆症,毕生不会淡去。

低年级的班主任王老师,认真、严谨,满脸严肃,只见她对着家长微笑,罕见她在学生面前显现笑容。王老师的教学经验丰富,汉语拼音与算术教学在年级里数一数二,我因此得益匪浅。

中年级的莫老师,如今提起来我还心有余悸,她的五官远比王老师端正,可是学生对她的敬畏程度更甚王老师。记得有一次,我上交的语文作业字迹潦草,莫老师盛怒之下令我罚抄十遍,并且当堂把我的作业本扔在她的讲台下,我抖抖索索上去捡起来,吓得实在不轻,以后再也不敢造次。莫老师对学生了如指掌,哪位学生粗心、马虎,哪位学生真正不懂,她分辨得清清楚楚,粗心、马虎的学生休想在她面前遁形,她必定把你修理得战战兢兢、不敢重犯。有时候,一串好学生集体淘气,作业做得马马虎虎,第二天的教室里就会上演作业本满天“噗噗”飞扔的独幕剧。莫老师,请您不要嗔怪,并非学生不敬,实在是对您那重磅锤子印象及其深刻!倘若不是您的重锤击打,又何来我当年怀揣小学学历立足边疆教师队伍?

五年级的平老师,是小学期间遇到的脾气最好的班主任,笑咪咪的圆脸总是那么和蔼可亲,在她的教导下,我在五年级时身心俱佳,不光长了知识,豆芽型的身体也增加了一些肉。

六年级,是小学里最为动荡的一年,由于出身问题,我在少先队的职务被降了一级,幼稚无知的我不懂其中的奥妙,因此直到远赴边疆时,还对班主任唐老师耿耿于怀,不明白她凭什么要让那位大我五岁、多次留级的女生接替我的职务。如今,早已度过不惑、即将步入老年的我自然理解老师的苦衷,心里对唐老师充满了歉疚,今日,让我面对苍天,道一声:“唐老师,对不起!”

小学里的老师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还有教我地理的漂亮陆老师,她是我崇拜的偶像,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陆老师,都会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。缘于陆老师声音魅力的感染并经她的引荐,我报名参加了少年宫朗诵组,虽因动乱未能长久,但是语言艺术的无穷魅力让我迷醉其中并终生热爱。陆老师于“文革”前调回市区工作,就此失去联系。

一九六六年,小学未曾毕业,国家大变故,江山受尽荡涤,百姓历尽坎坷。我那所谓的中学始于一九六七年底,终于一九六九年初,上课也是政治领先,一会儿学工,一会儿学农,今天游行,明天报喜,饱一顿饥一餐的。在校时间虽然不长,我与班主任庄老师的交往却一直维持到她几年前癌症复发去世。记得那时候,我们几个爱学习的女生总是坐在第一排,中间座位归属那些虽然调皮却也喜欢念书的男生,后排则是那伙上课时嬉笑打闹、上课铃响依然面不改色打扑克的女生。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“停课闹革命”后,少数同学分外珍惜回归教室的机会,热爱学习达到如饥似渴的程度,庄老师教我们数学。那是我一生中很有回味的一段时光,除了教室里与庄老师接触,课后我和几位要好同学常去教工宿舍,到庄老师家看望她一双可爱的幼年儿女,与他们一起玩耍。可惜好景不长,数学刚教完简易方程的移项,英语才学会26个字母与“毛主席万岁”、“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”等两个短句,语文学了什么毫无印象,我们便被冠名“知青”,去了“祖国最需要的地方”。

一九六九年名义初中毕业,浪迹边疆,蹉跎多年,无缘学业,回沪方得重新读书,一段时间里,曾经迷上王老师的语文课,觉得听他讲课是莫大的享受。李白的《蜀道难》,经王老师抑扬顿挫的语调,绘声绘色的描述,画龙点睛的点拨,引发出我对祖国文学的无限热爱,在他的因势利导下逐步向善、向真、向美。可惜一个学期尚未结束,王老师调走,换来一位新老师,听她的课味同嚼蜡,更激起我对王老师的怀念,便开始打听王老师的去向,听说他被调往上海大学文学院任副院长,我犹豫再三,终止了寻师行动。

沈老师是我会计专业的恩师,他学识丰富、紧切时代脉搏的课常常听得我全神贯注、如痴如醉,可也有许多同学反映他讲课不紧扣教材,无益应试。虽然众说纷纭,但是他的博学与才华广为人知,我对他一直是推崇备至。学业结束之后,我还是经常带着问题去沈老师的办公室求教,他若有病恙也会与我联络,师生之间虽未曾达到古人所云“一日之师,终生为父”的程度,却是友谊笃厚。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,更新知识,我接受了沈老师的建议,担任财会培训中心的兼职教师。沈老师终因劳累过度,猝死于心肌梗塞,噩耗传来,我垂泪顿足痛失恩师。

沧海一粟之小我,能有今天,皆因明师指点,在此引用晋.葛洪的话结束本文:明师之恩,诚为过于天地,重于父母多矣。

点我你会看到更多》》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0)| 评论(5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