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亩三分懿懿地

佳句悠悠,故事长长,独对芸窗,品味书香,读我所爱,写我所想,笔墨纸砚,在心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挚友如影(上)  

2012-05-21 19:20:54|  分类: 情感百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挚友如影(上)

 

影,是我的同学。同学,意为同师授业的人,或同在一个学校学习的人,也可引申为对在校学生的统称。

我和影成为同学,始于懵懂无知、不知愁为何滋味的童年时代。小学六年,影与我同级不同班,我在一班,她在四班。认识她是因为她容貌秀美、身材颀长的母亲是学校里的数学老师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漂亮孙老师的倩影唤出我幼稚心灵里美的感受。几次路遇,我认识了经常跟在孙老师身旁的影,那时候,衣着整洁、皮肤白皙的影已经出落得身材匀称、端庄大方。

之后,乾坤大地发生了无数次天翻地覆、不可预测的变故,我与影各自的坎坷人生也备受煎熬,如梦如幻、苦乐参半。当“同师受业”成为千千万万学子高高悬起的黄粱美梦难以实现之时,我和影自然难违天命无法继续“同学”,可是,我俩无意间却在私下里把“同”字进行了下去,这一进行就过去了半个世纪。我们沿袭儿时的习惯,把对方视为推心置腹、无话不说的好伙伴,不论我俩身在何方,相隔多远,我俩总是毫不设防地你来我往,一直交往到如今双鬓染霜、“知天命”并“耳顺”的花甲之年。将近五十年的坦诚相待,我俩早已成为一对相互信任、情同手足、不可久离的好姐妹,两家的成员包括下一代之间也是情谊浓浓、亲密无间。

与影成为好朋友,始于一九六七年底的“复课闹革命”,我、影以及一批连小学都没有善始善终的半大孩子,经过各级“革委会”一番闹哄哄的划分区域、就近入学的折腾,突然在一九六八年某一日的早上,全部摇身一变为某校的中学生,我与影分配在五班,成为名正言顺的同班同学,绝非小学那样有点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味道。

影与她的父母、妹妹住在我们就读学校的教工宿舍,而黑瓦白墙的教工宿舍位于校园里一处郁郁葱葱的墙院子里头,秀丽的风景深深吸引着我。在那个是非颠倒、黑白混淆的年代,影的父亲,一位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干部,突然在某一日里被“爱憎分明”的“革命群众” “揪出”了出来,老革命一夜之间沦为人人喊打的“牛鬼蛇神”,被关进学校的“牛棚”里监督劳动。我们入校后,天天看见一队衣冠不整的“牛鬼蛇神”在臂佩“红卫兵”大红袖章的“革命小将”的押解下,从事着学校内最脏最累的工作,影的父亲也在其列,整个人看上去冷漠无神,只会机械地埋头干活,别的概不关心。不久,影的父亲因“认罪”态度好、劳动卖力被校革委会宣布“解放”,回到学校教导处工作,虽然觉得他还是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地做人,但是精神面貌与在“牛棚”期间截然不同。常说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很重要,在我以后的记忆里,影的父亲总是一副谦卑谦恭的模样,皆缘于那个特殊年代烫下的深深烙印。

刚进学校那阵,涉世未深的我对新校园的一切充满了好奇,尤其喜爱校园里那些成荫的树林、齐整的绿篱、美丽的鲜花和丝绒般的草地。我得空便拉着影,伙同几位要好同学在校园里兜圈子玩耍,有土生土长、胆大心细的影陪伴着我,素来腼腆、说话像蚊子叫的我迅速熟悉了校园环境,对影的四口之家也很快了如指掌。

影既是孝顺的女儿,又是懂事的姐姐,她心地善良,个性刚强,在她父亲蹲“牛棚”的日子里,她与她柔弱的母亲同舟共济,坚韧地扶持母亲走过了一段充满泥泞的路程。有一次,她口袋里的饭菜票所剩无几,只够从食堂里买回三只小肉丸,她把肉丸分配给父亲、母亲与年幼的妹妹,谎称自己已经吃了一只,为了避免父母亲追问,她往饭碗里拨拉了一块咸菜,端起饭碗走到屋子外面去吃。

影的母亲是一位和蔼可亲、看见蚂蚁都不舍得踩一脚的好女人,影的父亲对我们这几位常来常往的女生像待女儿一样放任纵容,初出茅庐的我等毛孩子不懂得规矩,把影的家当成了放学以后肆意玩闹的世外桃源,满房间的痴笑声简直要穿破屋顶。

影的家里有一只椭圆形的浴桶,那是炎热的夏天沐浴的好去处。好些个烈日炎炎的中午,我与影侧身躺在这只置放在里间的椭圆形的浴桶里,一会儿转过身来面对面,一会儿又转过身去背对背,时而窃窃私语,时而捂嘴轻笑,时而互相做动作示意,时而又屏住呼吸、支起耳朵倾听外间睡午觉大人们的动静。大浴桶留下的许多开心话柄,我与影至今回忆起来还是津津乐道、痴迷不已。在那段美好的日子里,我与影的友谊与日俱增。

北风呼啸的腊月寒冬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雪后的校园里到处银装素裹、风景独好。校园小径和园圃地上如同铺上了一块巨大无比的白色地毯,望出去白茫茫一片,颇为壮观。晶莹雪白的雪花成堆地静卧在高高低低的树干枝叶上,把各色树种的独特轮廓衬托得美不胜收。下课以后,顽皮好动的男生早已按捺不住痒痒的心,在大路小径上纷纷开打起了雪仗,有两人对战的,有三五成群的,还有班与班之间的“班际大战”。远远望去,只见得“战场”上雪球满天飞舞,大树、灌木丛成了天然“掩体”,男生们追追打打好生热闹,甚至有猴急的男生追着对手硬把雪球往衣领里面塞,笑声、喊声也在呼啸的北风中满校园飞舞。

我与影等几个女生在松柔的雪路上滚出一大一小两个雪球,我们笑着跳着,跑去影的家翻了个底朝天,取来合适的材料,堆起一个咧嘴大笑的可爱雪人:两只乌漆抹黑、圆溜溜的煤球眼睛,一个尖尖长长的、冻得发红的红辣椒鼻子,一张圆圆大大、笑得合不拢的红萝卜嘴巴,头上压一顶破草帽,怀里抱一把竹扫帚,再暂时给她系上一条鲜艳的红围巾,一个滑稽、精灵的胖女孩站在皑皑白雪中,咧着笑嘴瞅着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,而我们望着美丽可爱的“杰作”,也笑得七歪八倒、前仰后翻。每个女生的鼻尖上都沁出一层细细的汗珠,头上升起热腾腾的水汽,宛如已经揭开盖子还没冷却的蒸锅。

点我你会看到更多》》》

【原创】挚友如影(上)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前排左起:影,凤娟,懿懿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5)| 评论(5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