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亩三分懿懿地

佳句悠悠,故事长长,独对芸窗,品味书香,读我所爱,写我所想,笔墨纸砚,在心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话说茅草  

2013-01-07 17:45:06|  分类: 知青之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年10月31日 - LM - lm小屋 2012年10月31日 - LM - lm小屋

 话 说 茅 草

沈亚荣(八连知青)口述   张一需整理

  一九七〇年,我在水利二团度过了西双版纳的第一个雨季。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肆虐的暴雨夹带着龙卷风席卷走了我所住茅草房的草排屋顶,屋里的物品全部被倾盆大雨浇透,我们一群女生身穿雨衣躲在蚊帐架的塑料布下面,度过了一个惊恐害怕的不眠之夜。自此之后,每年的雨季,狂风暴雨总会来“眷顾”我们那栋弱不禁风的茅草房,而久经风雨袭击的我们也有了一套从容不迫的应对办法。

 雨季来临时,我们的听觉比旱季更为灵敏,这种与动物相仿的本能只有在艰苦岁月里才能培养出来,后来回到上海又消失了。雨天里,每当听到“呼呼呼”一阵紧似一阵的大风刮起来,我们小心翼翼地把蚊帐拆下来,用塑料布把棉被包好,防止在风卷走屋顶或者房屋全部倒塌时被瓢泼大雨浇透了棉被。如果风越刮越大,风向开始旋转时,我会赶紧把视若珍宝的热水瓶平放到屋外的操场上,热水瓶是喝水、擦浴的必需用品,在那个物质奇缺的年代里,被砸破了是买不到的。

 该做的事情都处理好了,我们穿戴齐整,不敢睡觉,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风雨声,瞅着风雨的趋势。在房屋没有完全倒塌时,大家是不甘心逃到屋外去挨雨淋的,即使房子开始“吱吱呀呀”左右摇晃,我们也会改傻瞪瞪呆立屋内为跟着风向在屋子里面转,躲到自认为安全的一侧,待到晃来晃去的草屋在完全倒塌时发出“呱啦啦啦”刺耳断裂声的一刹那,我们才会猫着腰带着雨衣飞快地跑到屋外,无奈地被如注的大雨淋成一只只落汤鸡。

 由于连队的茅草房在每年的雨季都会遭受风雨袭击,盖新房、修旧房用的草排需求量很大,所以,在每个雨季来临之前,各连队都会派人上茅草山去割茅草,然后把茅草运回连队编织草排。派去割草的都是男生,他们在茅草山上安营扎寨,吃喝拉撒在山上,割下堆成一座座小山似的茅草,其辛苦和劳累程度一言难尽。

 割茅草是一部分男生的任务,把割好、晒干、捆好的茅草从高高的山上背回连队是全连的事,我曾经去背过两次,深切体会到这是一项很消耗体力的重活。

 由于我个子矮小,长得又瘦弱,在听说了背茅草的诸多艰辛之后,就在上山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。我先测量了茅草的高度,确定了捆扎茅草的部位,因为六、七十斤的茅草捆得偏高背起来会头重脚轻,捆得太低下山时会碰到身后陡峭的山路,然而在行进路上停下来重新调整高度会影响速度。当天清晨,我换上结实耐得住树枝刮破的衣服,戴好草帽,带上毛巾,备足了路途中所需要的水,还带上一根结实的捆茅草用的绳索,最重要的,我深知自己身体单薄、力气小,就想好了一个帮助自己早点完成任务的办法。

 第一次去茅草山,我们从九连菜地那个地方上山,走了两个多小时才上到山顶。一出发,我就一步一趋紧跟在几位男生后面,他们走快,我也走快,始终紧紧咬住不放。开头,我还能听到跟在身后的人声与脚步声,大约走了一半路程,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了。此时,人行的山路变成了大象脚踩出来的小路,唯恐自己掉队之后会陷入前后无人、孤立无助的境地,我一边“呼呼”的喘着粗气,一边更加小心地跟紧前面的男生,一步也不敢落下。就这样,我顺利到达了山顶,不敢停顿休息,抓紧时间抱了六小捆茅草,用随身携带的绳子捆得结结实实(连队规定女生每人背六小捆,背回去要检查的),背起沉甸甸的茅草,我又跟随剩余不多的男生如同脱缰的马匹一样“踏踏踏”顺着陡峭的山路跑下山。下山没多远,上来了几位女生,问我:“亚荣,怎么这么快?”我笑笑,继续跟着男生跑,一路下坡一路跌跌撞撞险象环生,可是紧跟的步伐始终不敢放慢。最后,我气喘吁吁背着茅草回到连队,放下茅草一看,我是女生中第一个到达的,男生回来的也不多,心里很开心,暗自得意地去洗头、擦浴,吃罢午饭睡了一觉,心里暗暗思忖,觉得背茅草比上工地合算,早点回来可以休息半天。

 

【原创】话说茅草 - 懿懿 - 懿懿的一亩三分地

 后来,王凝翠、珍芳与哈拉妹(王建华)问我:“小猴孙(我的绰号),你的门槛精,跑得快来,有啥窍门?”我说:“没啥窍门,就是跟紧不要落下!”

 我再次去背茅草时,王凝翠和珍芳就跟紧我,还是从九连菜地上山,我们一起上山,又一起下山。下到一半时,遇到一个岔路口,其中有一条路是通往其他连队的,一个不留神,王凝翠和珍芳走上了通往其他连队的岔道。我在前面走着走着,发现身后的她们没有跟上来,心想着快要到连队了,她们总会下来的,就没有在意,仍旧紧跟着前面的男生下山。

 回到连队,时间未到十二点钟,我又是女生中第一个到达者,还是得意洋洋的去洗漱、吃饭。过了半小时,没有见到王凝翠和珍芳回来,心里有点着急,心想:下山时,半山腰里还看见她俩在不到十米处跟着,怎么会掉队这么长时间呀?我按捺住性子继续等,一直等到午睡后天天读结束,四点钟了,还是不见两人的影子,我真的着急了,走出连队去候她们,直等到吃晚饭时还没回来。连队派出人去找寻,在不太远的公路上看到了她俩。

 王凝翠和珍芳走迷了路,在山里转悠了大半天,左找右找,最后终于找到十一连菜地,十一连的战友看到她们忍饥受渴的情景深感同情,竭力挽留她们吃晚饭,她俩却说担心连队派人出来寻找,恐怕战友们急坏了,婉言加以拒绝。十一连生产班的战友把她俩送到公路上,两个人有气无力地往连队走,派去寻找的人就在这时与她们路遇。

 两个羸弱的女生,迷失在渺无人迹的山里头,饿了一天的肚子,随身携带的水早已喝光,担惊受怕,筋疲力尽,走一路哭一路,当惊惧与无助相继袭来时,王凝翠大哭着说出“死了算了的”绝望话。可是,当连队里的人找到她们时,那一大捆少说也有六七十斤的茅草还是紧紧地倚靠在她们的背上,这就是当年可钦可佩、可歌可泣的水利二团知青!

 

 

点我可以看到更多》》》lm编辑-懿懿日志-

 

 

 

 

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0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